[轉載]交通局女出納三次情陷網絡騙局挪公款317萬元

原文地址:交通局女出納三次情陷網絡騙局 挪公款317萬元作者:35小馬ge

網友“大象”:“先借我20萬,到時賺了錢分成!”

    2000年,在網絡逐漸普及之際,愛好新鮮事物的張競翎便瘋狂地迷戀上了網絡聊天,并很快與一個名為“大象”的網友聊得熱火朝天。很快,兩人約定在沅陵官莊見面。初次見面,兩人交談甚歡。張競翎了解到,“大象”名叫李祖載,出生于邵陽隆回,現家住懷化市鶴城區,比自己大兩歲。張也告訴對方,自己是鼎城區交通局財務工作人員,同時還把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困惑,講給這個剛剛見面的網友聽。

    “她講家里父母埋怨她,上班時不順心,弄丟了錢,心情很壓抑。我就講做生意賺回來,并講有生意時再和她聯系。”李祖載這樣回憶見面的情況。幾個月后,李祖載再次找到張競翎:“我現在在做藥材生意,但是幾十萬資金被人侵占了,打官司需要錢,能不能先借我20萬?到時候藥材賺了錢按利潤分成!”李祖載的話無疑令人心動。但張還是以自己手邊沒那么多錢為由,拒絕了李的借款請求。后來,李又多次找張借款,并暗示對方可動用交通局公款。

    “公款借出去后,如果到期收不回來是會出事的!”作為財務人員,張深知挪用公款的法律后果。但李信誓旦旦地向她許諾“一兩個月肯定能歸還”。2000年9月,經不起李三番五次游說的張,將12萬元匯至李提供的懷化建設銀行的賬戶上。過了幾天,張又按李的要求,將公款8萬元挪走,匯至該賬號上。2000年11月,因害怕挪款一事被單位發現,張多次催促李還款。“錢都被我拿去投資了,現在沒有回收,還不了你的錢。你還不如再搞點錢給我投資,等生意做成了,資金周轉過來后,再把前面借的20萬元一起歸還。”面對張的催款,李這樣答復她。單位的錢不還上,遲早會被發現,自己又沒那么多錢把漏洞補上,怎么辦?走投無路的張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李的身上。為盡快收回借款,她又按李的要求,多次挪用公款供其使用。至2003年,張累計挪用公款83萬元供李使用。

    李從張處借得公款后,部分資金從事“高利貸”非法活動,累計發放高利貸29.3萬元不能收回。除分8次給張競翎歸還9.5萬元外,其余公款被李用于賭博等揮霍。更為荒唐的是,張將近百萬公款借給“大象”,連借據都沒有讓對方出。2003年,當李無力歸還欠款躲到福建后,感覺大事不妙的張才想起應設法找到李,要其提供借據。她忐忑不安地撥通李的電話:“我媽媽說我虧的錢越來越多,氣病了,你得給我打個欠條,讓我媽放心。”李遂以借款人“劉海”的名義,寫了兩張借據共計83萬元郵寄給張。2004年8月,張得知李潛回沅陵官莊,便找到李催款。李又以“想承包常吉高速公路部分工程,但沒有啟動資金”為由,要張繼續給他借錢,說等工程賺到錢馬上還給她。2004年8月3日,張競翎將公款12萬元存至李提供的工行賬號上。至此,張利用職務之便累計挪用公款95萬元借給李進行營利活動。

    網友“過客”:“挪用公款給我周轉,賺錢后替你還錢”

    迷戀網絡的張,其網友不止一個。2002年上半年,張在網上認識網名為“過客”的常德石門人侯嶺源。雙方交談后不久,張便告訴侯,自己是鼎城區交通局的財務人員,被一網友騙了幾十萬元公款后,心情非常不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沒關系,你們單位估計一時半會發現不了。只要你做生意賺了錢,再把這些公款還上,就沒事了。”“過客”適時地安慰張競翎。同時,他又“善解人意”地表示,自己有一個學校的鋁合金安裝工程,但差啟動資金,如果張挪用單位公款給他周轉,賺錢后,先給張還上公款。

    張信以為真。于是采取收入不入賬和推遲入賬等形式,多次挪用公款供侯使用。至2003年11月23日為止,共挪用公款38萬元借給侯,用于購買小轎車等奢侈品。2004年7月,到了雙方約定的還款日期,張找侯要求還款。無錢可還的侯又謊稱正申請貸款,等貸款一到位馬上還錢,但要辦好貸款還差一點活動經費,又要張挪用公款借給他。已覆水難收的張又多次挪用公款8.22萬元,存入侯在農業銀行的3個賬號中,借其使用。檢察人員在張住宅提取到張為侯存款的回單共計7張。“除了轉賬的,有時也給現金,現金大概有5萬元。”張向檢察機關供述。至此,張利用職務之便,累計挪用公款46.22萬元借給侯使用。此款除追回8.2萬元外,余款被侯揮霍。

    網友“浪子”:“你給我的60萬被我輸光了”

    先后被網友騙走160多萬元公款的張,對網絡仍未失去熱情,反而寄希望于一段網絡戀情。2005年6年,張通過網絡聊天認識了一名叫“浪子”的男子。聊天中,張了解到,“浪子”名叫曾煒杰,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已另案處理)。兩人在網絡上情愫暗生。1個月以后,“浪子”曾趕赴常德看望張,二人迅速在常德同居。

    2005年年底,鼎城區交通局要進行年終財務檢查。張知道自己挪用公款數額太大,已無法瞞騙,便將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告訴曾。“我給你搞點錢,你去澳門幫我賭博,如果贏了,就把公款還上!”張決定孤注一擲,她從交通局公路所在建設銀行鼎城支行的賬戶上,用現金支票分兩次取款60萬元交給曾,讓其攜款從桃花源機場飛往深圳。

    2006年1月10日,鼎城區交通局財務股股長、會計丁德萍發現建行鼎城支行寄來的公路所銀行對賬單與單位會計賬有出入,立即督促公路所會計與張對賬,并要張去建行將對賬單全部打印出來。張意識挪用公款的事情馬上會暴露,急忙與曾電話聯系,詢問他帶走的60萬公款的情況。“你給我的60萬元已被我在澳門賭博時輸光了!”曾的回答無疑將張逼上絕路。“我們單位在查賬,我呆不下去了,必須來投靠你!”當晚,張攜帶3萬元公款,在常德火車站搭乘由湖北開至深圳的客車,潛逃至深圳與曾會合。兩人會合后,曾給張在深圳租了房子,并為其購買了電腦。兩人剛剛住下2天,曾從朋友那里得知,自己被通緝了。兩人經商議,決定于1月17日潛逃至江西南昌,那里有曾的表弟給予照應。2006年4月12日,鼎城區檢察院反貪局將藏匿于南昌某小區出租屋中的張抓獲歸案。

    張競翎:“對自己也該大方一點”

    也許有人會認為,張競翎墮落的原因,是一步步地落入了網友設置的圈套,成為網絡的受害者,其實不盡然。經檢察機關查明,早在1997年4月29日,張便在泰陽證券常德營業部開立個人賬戶炒股,并于2003年1月27日開始多次挪用公款進行炒股投資。據統計,張累計炒股虧損資金317540元。此外,根據檢察機關的查實,2005年6月24日,張還挪用公款3萬元作為炒股服務費支付給深圳市芙浪特投資顧問有限公司。這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悄悄發生。

    2005年9月8日,張動了買房念頭。她看中了常德市泓鑫城市花園二棟的一套住房,價值28.7萬元。但一個小出納并無多少積蓄,怎么辦?起初,張想到的是找人借錢。她向一個朋友借款5萬元。可28.7萬元怎能湊齊?“借給網友幾百萬,對自己也該大方一點。”張再次動起公款的主意。挪用公款后,張如愿購買了住房,并于2005年9月21日利用公款將李英的5萬元借款清償。至案發時止,張共挪用公款934046.75元供個人購房、炒股。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 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现在网络赚钱有哪些